'); })(); 飞艇1000赢3万公式
專欄

一文看透電子煙:電子煙魅影里的江湖

字號+發稿時間:2019-09-28 10:27來源:IT老友記作者:余德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讀者中的“煙友”們,敢不敢抽電子煙?該不該抽電子煙?

 

作者 | 余德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嘛?沒抽過電子煙,或許你也見過電子煙。

 

吃豬肉確實無須看到豬跑,但對于一個抽煙的人來說,改抽煙草的替代物---電子煙,還是要搞清楚電子煙的安全性的,畢竟,這關系自己的健康與生活方式。

 

國內電子煙龍頭企業霧芯科技(品牌為RELX悅刻電子煙,以下簡稱悅刻)提供了這樣一個機會:邀請媒體人參觀它位于深圳的電子煙工廠,全流程、全方位展示電子煙是如何煉成的。

 

此時此景此舉,可謂勇氣可嘉!

 

結合地歌網之前在該領域的一些了解,也許能為朋友們較為全面地揭開這個領域的“神秘面紗”,更為重要的,可能能解決一個重要問題:作為煙民的讀者,敢不敢抽電子煙?該不該抽電子煙?

 

山寨機時間

 

全球90%的電子煙產自中國,中國90%的電子煙產自深圳,深圳90%的電子煙產自位于寶安區松崗與沙井兩個街道。

 

被圈內人稱之為“電子煙老玩家”的謝厚堅,實際上年齡并不大,2014年才從部隊退役,但卻已有6年的“玩煙”歷史。

 

從最開始的“好玩”,到不斷接觸產品,DIY,到了解電子煙的結構、煙量和品質等方面,謝厚堅功力頗深。不僅開了自己的電子煙店,更是以OEM方式出品了自己的“電子煙”,當然,產品、市場并不好,他又拐回來專注于自己的電子煙店了。

 

在他的描述中,在深圳寶安一塊不大的地方上,分布著數千家電子煙企業,頭部企業多為海外電子煙品牌代工,而更多的只是組裝型企業,即為國內客戶訂制生產電子煙。

 

“客戶只需要選型,定好LOGO,付款,其它的幾乎就不用管了,” 謝厚堅告訴地歌網,生產電子煙是小兒科。但如果是這樣出來的電子煙,最好還是不要抽為好!

 

因為可能嚴重損害健康,毫無安全可言。

 

按照工作原理,電子煙可以分為霧化電子煙與加熱不燃燒型電子煙(如IQOS),目前國內市場上主要為霧化電子煙。

 

它的構成由電池、集成控制電路、霧化器與煙油組成。目前除了煙油的技術突破之外,國內已完全掌握其它維度技術。

 

這也許就是大家隨處可見“電子煙”的謎底,煙桿+煙油,就是電子煙。當然,這也是大家的疑問所在,這樣生產出來的電子煙能抽嘛?

 

霧化器及煙油式電子煙制造流程霧化器及煙油式電子煙制造流程

“手機、無人機、電子煙是深圳三大電子科技產品”,程學良笑道,這是深圳民間的一個說法,不能說是深圳科技創新的縮影,唯一能說明的,就是深圳已具備的電子煙產能與浪潮。

 

程學良創辦的企業主要做電子煙的代理分銷。他原本是阿里巴巴中供“鐵軍”中的一員,長期活動在深圳、廣州一帶,在阿里巴巴后臺“第一手資源”中看到電子煙行業持續增長第一時,毅然下海。

 

“現在的階段就像10年前的山寨手機市場,蔚然成風。” 程學良說,電子煙是2006年開始在深圳發展的,但相當長的時間里,中國品牌嘗試在國內的推廣都不成功,悅刻是個例外。

 

10余年里,程學良參觀了無數電子煙的工廠,參加了多個歐美電子煙展。他認為,電子煙所宣稱的“戒煙”是個偽命題,只是比傳統煙草減少了健康危害。

 

“幾乎全球的電子煙都在深圳生產,但我們卻沒有中國的大品牌”,程學良說,這曾經是一個悲哀。

 

程學良認為,(煙油式)電子煙是個好東西,能極大地減少危害,但不是所有的電子煙都是好的,尤其是煙油。“(煙油)淘寶上賣那么便宜,從美國進口12美元,別人生產出來才6元,你說它能好嗎?”

 

所以,看起來熱火朝天的市場,同時也藏污納洉,不僅挑戰著消費者的健康,也時時撥弄著監管的神經。

 

因為龐大的利基市場,各路人馬蜂擁而至深圳,開啟了“山寨版”電子煙時刻。

 

減害市場

 

不能否認,我們正處在一個技術急劇變革的時代,很多產品和服務都正在被技術急速改變。

 

選擇拒絕還是擁抱,的確是一個底層問題,當然也是一個如何面對創新的問題。

 

當完全市場化的維度已被急劇創新之后,很多“非市場化”或者“極難標準化”的領域亦正在發生改革,互聯網人習慣稱之為“下半場”。

 

比如拼多多通過“貨找人”的方式進入到移動互聯網,以即時性消費取得了電商維度的成功;再比如網約車以“補貼”的方式,改變了人們打車的習慣……

 

這樣的市場被稱之為“邊緣市場”,乍看起來幾乎不可能,或者說進入的難度極大,但市場卻是真實存在,商機無限。

 

2005年世衛組織出臺《煙草控制框架公約》之后,全球國家基本都加大了禁煙控煙的力度,這個領域,一直都是高度管控的市場,未來亦將越來越嚴。

 

但靈敏的商人們還是發現了這一市場,因為在全球有10億煙民。

 

10億煙民!有著超強“剛需”的成癮性人群。

 

如何服務10億煙民,精明的商人們似乎找到了解決辦法,這就是電子煙。

 

可能很多人耳熟能詳的一個故事是:去年年底,美國電子煙初創公司Juul的1500名員工共計獲得了價值20億美元的股息獎金,人均約可獲得130萬美元。

 

人們在社交媒體上慨嘆“最高年終獎”的同時,可能忽略了背后的消息:美國煙草巨頭奧馳亞集團斥資128億美元,收購了Juul公司35%股份---才有了上述大幅派息的決策。

 

此時,對應Juul公司的估值為380億美元。

 

這個估值水平,已接近于京東商城的市值。

 

還有更多的故事,一度風靡的加熱不燃燒電子煙IQOS,由國際煙草巨頭菲莫公司出品,而Juul公司的投資方奧馳亞集團,正是菲莫公司的母公司。

 

看到了吧,大玩家并不是外人,依然是國際煙草巨頭。

 

截至2018年Q3,IQOS已在全球43個國家和地區上市銷售,全世界已有數千萬消費者,成為了全球最大的不燃燒電子煙企業。

 

實際上,包括中國煙草在內的全球煙草巨頭都在尋找新的方法來降低傳統煙草的危害,當然也希望能避開“煙草管控加碼”及禁煙的影響。

 

比如菲莫國際、英美煙草、日本煙草等國際巨頭,幾乎全部入局“電子煙”,開始煙草業的轉型。

 

全球煙草行業四大巨頭電子煙布局全球煙草行業四大巨頭電子煙布局

顯然,這個領域,全是大生意。

 

所以,與其提起電子煙就“質疑”,不如來分析一下它的消費人群。

 

對于電子煙的認知,不抽煙的人多半會持不太友好的態度;對于煙民而言,如果能有一種“減害”的方式代替抽煙,顯然是一種好的方案,畢竟“成癮性問題”,不能用大刀去砍;還有一批被稱為Vaper的人群,以吐出各種煙圈“玩煙”的人群,構成多半是年輕人,由于并不吸入煙霧,談不上有什么傷。

 

最后一個人群則是原本并不吸煙的年輕人,因為電子煙的時尚、好奇感,而進入到了“吸煙”的人群。這當然不好。

 

但這卻幾乎是年輕人的“通病”,每年依然有不少年輕人加入到吸煙大軍中來,他們,并非不知道煙草的危害;對于生命路上的一切新鮮,總有人愿意去嘗試。電子煙,如同各種電子產品一樣,具備一定的吸引力。

 

電子煙行業當然也應該出臺政策、自律以及明確“禁止”,事實上,電子煙行業也確實是這么做的,不管是IQOS還是Juul等,并不支持向青少年販賣。

 

針對10億“煙民”,向他們銷售減害90%以上的電子煙,從而替代傳統卷煙,做到既滿足煙民的“癮”,又相對健康,同時不打擾周圍人群,這就是國際煙草巨頭們進軍電子煙的初衷。

 

他們將此定義為“減害市場”。

 

因為存在尼古丁的強依賴性,這個市場規模高達萬億規模。

 

當然,必須得說明的是,基于“減害”本身,國內電子煙領域的努力才剛剛開始,現在市場的時間段還屬于“山寨機”時間,因此,很多電子煙業者可能并不是這樣的初衷,他們粗制濫造出來的產品,甚至可能帶來新的危害。

 

總有一些商人,為快錢而來。

 

關鍵先生

 

基于“減害”的初衷,說起來容易,但要真正實現,并非易事。

 

我們所熟知的IQOS,不僅經歷了10余年的研發,更是已經取得近3000件專利,正在申請的專利更是接近5000件。

 

所以,嚴肅來講,電子煙不是一個“小玩具”,它的科技含量并不低,這正是為何全球市場上主力產品基本出自名門---世界煙草巨頭公司的原因。

 

如果回到霧化式電子煙來說,它的創新主要來自于霧化器和煙油兩項指標上,而如上文所說,國內企業已經完成包括霧化器在內的控制電路、電池等硬件的創新與生產,但是,在煙油方面,國內差距甚大。

電子煙產業鏈圖電子煙產業鏈圖

而煙油,則正是電子煙領域的“關鍵先生”,煙油的配方與配比,不僅決定著電子煙的味道、擊喉感、替煙性等指標,更是決定著它對人體的危害,因為煙油才是煙民們真正吸入“過肺”的物質。

 

如果要解釋這一危害,可能是一件專業而復雜的事情。

 

但簡單地說,吸入傳統煙草所產生的煙霧中,不僅包含成癮性的尼古丁,還包括經過800攝氏度燃燒過后的焦油、煙堿、一氧化碳、亞硝酸等物質;除此之外,還包括高達70多種的笨化物等其它物質,這所有的一切,都會在帶給人們“爽快”的同時對應地危害人體的健康。

 

當然,其危害最重的反而不是尼古丁,而是焦油,它已被證明,與肺癌發病率高度相關。所以,才有說法,“你抽的不是煙,而是焦油。”

 

而電子煙煙油的組成成分則相對簡單,一般說來,只包括丙二醇、甘油、尼古丁鹽和香料四種,除尼古丁鹽之外,丙二醇、甘油基本是食品級添加物,而比較麻煩的是香料,種類繁多的香料畢竟并不都是安全的。

 

然后,這四種物質的混合液經過電子煙220攝氏度左右的加熱,被吸入人體,并實現尼古丁對神經的刺激,激發多巴胺的產生,從而實現解癮的需求。

 

加熱不燃燒電子煙原理也與此相近,只是它的加熱溫度為300攝氏度,為了更接近傳統煙草的味道,大多使用了吻合煙草味道的人造“煙葉”。

 

所以,煙油的安全性幾乎是電子煙未來命運的最終決定者,因為它決定“減害”的邏輯是否成立。

 

但據地歌網了解的一眾電子煙品牌中,市面上絕大部分電子煙,并未對煙油研發上有太大的貢獻。

 

而熱衷于賺錢的無良商人們不僅不在煙油安全性上下大功夫,反而制造了一堆的概念來促進銷售,比如號稱加入咖啡、維生素、膠原蛋白等物質。

 

業內專家說,維生素根本不溶于水,而大分子的膠原蛋白,根本不可能被霧化。

 

但這樣的狀態,可能就是國內電子煙的現狀,眾多的企業熱衷于賺快錢,可謂毫無社會責任感,這也正是2013-2014電子煙品牌坍塌的原因。

 

但并非所有企業都是如此,實際上,一些頭部的電子煙企業正在努力,希望在煙油的領域中,實現創新,打造中國的品牌。

 

除了中煙旗下企業之外,還有麥克韋爾、波頓集團等電子煙產業鏈上的企業,而目前國內出貨量最大的電子煙公司,悅刻,就是優秀者中的一個典型代表。

 

電子煙供應鏈國內主要企業電子煙供應鏈國內主要企業

悅刻模式

 

“福爾摩斯說,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不是我們今天在哪兒,而是我們將要向哪里去。”

 

談起做電子煙的初衷,悅刻創始人&CEO汪瑩說,我買了20多款電子煙,但幾乎沒有一款能讓我滿意,既然大家都做不好,那么我們就來做一款好了。

 

她說,做這事就如同當年在寒風中打不到車的感覺一樣,“那就去Uber唄!”

 

悅刻創始人兼CEO 汪瑩悅刻創始人兼CEO 汪瑩

成立不到二年的悅刻,目前國內市場占比已達60%,預計到年底要達到70%。算是中國品牌電子煙的翹楚,目前已有員工接近500多人,估值超過30億美元。

 

“靠什么?靠的是我們的認真!”汪瑩如果告訴地歌網,這就是悅刻成功的秘密。

 

悅刻國內市場所占比例悅刻國內市場所占比例

 

此番悅刻深圳工廠之行,首先走訪了悅刻和麥克韋爾聯合打造的全流程生產線,近4000人的2萬平方米的工廠,按照食品級最高要求的無塵車間,產能頂峰可以達到月產5000萬個煙彈。

 

悅刻專屬工廠 工人正在作業悅刻專屬工廠 工人正在作業

 

即便如此,悅刻品牌的電子煙依然供不應求,負責供應鏈的合伙人聞一龍說,“在17個月里,盡管我們的產能已經增長了160倍,但要增長到1600倍,得給我一點時間啊”,他的壓力不小,公司運營層不斷催貨已是工作的常態。

 

為了確保在市場規模高增的同時,實現品質穩定可靠的產品,悅刻建立了深度管控的供應鏈與品質管理體系,這正是悅刻與麥克韋爾建立專屬工廠的原因。

 

目前,悅刻的電子煙專屬工廠已是全球規模最大的霧化式電子煙工廠。

 

更為難得的是,悅刻實驗室最早成立,目前也是國內電子煙品牌唯一成規模的電子煙實驗室,投資已超過2000萬元。

 

悅刻實驗室 負責悅刻電子煙研發悅刻實驗室 負責悅刻電子煙研發

它的任務是保證關鍵先生---煙油的安全與穩定性,依托該實驗室,悅刻建立行業最嚴苛的企業標準,其所制定的《電子煙霧化液》企業標準與《電子煙釋放物》企業標準也是國內電子煙品牌最早的標準,更重要的是,這些標準比國際通行的ANFOR標準要嚴苛很多。

 

“我們可能是全球最嚴苛的煙油企業標準,涵蓋16大項,54個指標”,悅刻煙油研發總監姜興濤說,悅刻已啟動6項產學研合作項目,已完成“悅刻電子煙煙氣體外細胞安全性評估”,結論是影響極弱;而現在,與中科院合作研究的“尼古丁成癮的調控腦環路研究與分子機理研究”正在進行中。

 

“我們在丙二醇、甘油、尼克丁油、香料四種原料之外,絕不亂添加、亂標識”,姜興濤在回答地歌網如何保障煙油配方的安全性時如是說。在被問及這些原料在經過220攝氏度的加熱后,是否會產生化學的或者其它未知的元素污染時,姜興濤說,從目前來看,影響微乎其微。當然,悅刻亦正在與相關合作方共同強化這一長效臨床研究。

 

但姜興濤也指出,“按照我們的標準,國內電子煙品牌90%以上都不合格!”

 

這是一個令人沮喪而且恐怖的消息。

 

這也正是汪瑩將今天的電子煙市場稱為“黑暗時刻”的原因。

 

選擇在這樣的時候,悅刻組織大批媒體人參觀工廠與實驗室,恐怕不僅僅是有底氣,而是要告訴人們:電子煙是能夠“減害”的,但如果不認真去做,可能危害四方。

 

深圳之行,我們看到了悅刻的認真。

 

汪瑩說,她很希望看到業界有更多的像悅刻這樣的“認真”公司,這有助于行業,有助于這個10億煙民。

 

這正是她為悅刻定下“好飲煙者,悅然無憂”愿景的原因。

 

未來

 

縱覽全球歷史,曾經有過多次禁煙的故事。

 

但真正科學認知煙草對人類的危害并開始禁止的過程并不久遠,一是上世紀60-80年代,以英美為代表的禁煙運動,導致了今天煙民高度分布于欠發達國家的現狀。

 

二是在2005年,世衛組織制定的《煙草控制框架公約》,極大地推動與減少了煙草對人類的危害。

 

也正是這個公約,激發了全球煙草巨頭們對于創新減害“電子煙”的熱情,當然,不斷增加的電子煙用戶也是激發地歌網寫作此文的重要原因。

 

煙草來到世間,和人們發現食物、杜康造酒、神農嘗百草等歷史一樣,源自人類的好奇心以及特殊的場景下誕生,但當人們認知到煙草這一“食物”所產生的副作用遠超其帶給人類的貢獻的時候,當然需要進行管控與禁止。

 

所以,煙草,在任何國家,任何監管層的邏輯里,都不是完全市場化的產品。作為煙草的一種進步減害產品,也當然會被各國政府所重視。

 

但事實上,對于電子煙的重視與監管,各國又有著迥異的視角與觀點。

 

以英國為代表的歐洲,對電子煙表達了先行和歡迎:英國官方文書認為,電子煙可以減少傳統電子煙95%以上的危害物質,是傳統煙草的良好替代產品。

 

但在美國,卻是風不停吹,風向不定。比如近期出現的“17歲的少年70歲的肺”“數百例電子煙引發肺部感染及其它疾病”“首例電子煙致死案例”等消息,也直接加深了人們對電子煙的疑慮和不信任。

 

但業界專家則把原因歸結為美國放開大麻造成的結果,“尼古丁溶于水,而大麻溶于油。因為加了大麻,必須以油性物作為煙油溶劑,而這些油性物,正是造成肺部感染的元兇。”

 

如果以IQOS的發展路徑來看,首先是選在了禁煙與控煙嚴厲的日本和意大利市場,展開了“替煙”攻勢,從而迅速風靡全球,也許正是基于煙油的安全性考慮。

 

也有一些國家,采取了嚴厲禁止的政策,比如泰國,不允許任何電子煙入境銷售。但更多的國家,基本還處于觀望與醞釀階段,對于電子煙尚未出臺相關政策。

 

在中國,國家標準委早在2017年就已提出對電子煙設立國家強制標準,按時間線,可能會在10月份后出臺國內的電子煙政策。

 

前不久,JUUL入華又突然在幾天之后悄然從電商平臺下架,這似乎也預示著,中國電子煙領域可能很快迎來較強監管,告別邊緣地帶。

 

誰都希望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但對于成癮性煙民來說,可能會非常歡迎更多的安全“減害”電子煙的到來,畢竟,這關系著他們長遠的健康與生活方式。

 

很顯然,作為減害產品的電子煙,不會有法外之地,納入監管只是時間問題。

 

“我們的使命是推動全球煙民向更健康、更愉悅、不打擾的生活方式轉變”,汪瑩如是說,在前不久,她去了湖南中煙,迎門看到的巨幅標語“國家利益至上,消費者至上”,特別震撼,“我們也非常認同這兩句話,會成為指導所有可能性的第一判斷準則。”

 

汪瑩說,現在只是電子煙發展歷史上短暫的“黑暗時刻”或“短暫挫折”,這不會迷惑我們要去哪里。

 

也許,像悅刻這樣“認真”做電子煙的企業們,想實現的只是提供更健康和安全的“減害”產品,至于如何監管,配合就對了。

 

但對于不少長期關注電子煙領域的互聯網人,則有了更多的想像。比如前360的投資部負責人王翌就認為,“如果不僅僅是替煙市場,還能夠實現保健與時尚市場,這可能是一個超過萬億的大機會!”

 

比如,在電子煙煙桿上加入可以霧化的藥品、保健品,也就不是電子煙了。

1.微媒體聯盟將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作者來稿可能會經微媒體聯盟編輯修改或補充;3.微媒體聯盟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其法律責任。本站內容除非來源注明“微媒體聯盟(微媒體快報)”,否則均為網友轉載,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

網友點評
pk10大小走势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