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飞艇7码滚雪球
專欄

中國煙草往事

字號+發稿時間:2019-09-28 09:41來源:作者:IT老友記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隨著大航海時代的來臨,煙草漂洋過海,流通至全球各個角落。

 

文 | 吳昊

 


1883年,德國宰相俾斯麥飽受痛風、消化不良、失眠、偏頭痛以及疑心病與妄想癥并發的各種疾病折磨——多年嗜煙、嗜酒,已經掏空了他的身體。

 

為俾斯麥治病的是來自巴伐利亞的醫生恩斯特·施文寧格。為了改善俾斯麥的身體狀況,醫生嚴格規定他的飲食,限制每天只能抽四斗煙。

 

俾斯麥起初還很配合,但過了幾天就堅持不住。他買了個當時市面最大的煙斗:斗干長91厘米,瓷斗碩大無比,打起了醫囑的擦邊球。醫生如果不在場,他甚至還會偷偷再抽上兩斗。

 

被稱為鐵血宰相的俾斯麥,把旁邊的奧地利打得服服帖帖,又用戰爭統一了德國,一生信奉真理只在大炮內。但面對煙癮,卻幼稚得像個122公斤的孩子。

 

除了俾斯麥,丘吉爾、肯尼迪、毛澤東等政治家都是重度嗜煙者,哪怕是胸有丘壑的杰出領袖都無法抗拒煙草的誘惑。

 

若要往上追溯,這種令人成癮的煙草最早起源于美洲。

 

起初,煙草只在印第安部落里小規模流通,通過咀嚼食用。印第安人相信煙草可以驅邪、治病,有“吉祥”的寓意。當部落之間發生沖突時,他們會邀請對方族長進行談判,遞上“和平煙”,以示友好。

 

1542年,哥倫布去印度尋找夢寐以求的黃金、香料,卻稀里糊涂地跑到了美洲大陸。一上岸,探險隊就被當地人的“吞云吐霧”驚呆了,然后他們發現,自己跑錯了地方。

 

雖然看不懂,但是很好奇。想著來都來了總不能空手回去,他們把煙草拉上船,帶回歐洲進行研究。

 

探險隊里有很多水手,他們學著印第安人那樣咀嚼,驚喜地發現煙草可以緩解長途遠航帶的疲勞,一時間,煙草在勞動人民群體傳播開來。

 

1560年,法國駐葡萄牙大使將煙草覲獻給了法國王后,不知是偶然,還是確有奇效,煙草竟然治好了王后多年的頭痛癥,由此又掀起了法國貴族消費煙草的浪潮。

 

此后,隨著資本主義全球擴張的來臨,當初水手們在好奇心驅使下咀嚼的煙草,漂洋過海流通至全球各個角落。

 

煙入天朝

 

1582年,輾轉來到中國的利瑪竇被刷新了三觀。他發現八方來朝的使節們都帶著一些小玩意,換取大明王朝的巨額饋贈。天真的傳教士算是漲了見識,還有這樣的好生意啊!

 

此時在位的是萬歷皇帝,就是那個給自己放了38年假的明神宗。利瑪竇憑借自己的淵博知識迅速打動了萬歷皇帝,還撈了個官做。“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領著不菲的工資,每天結交社會名流。

 

1610年利瑪竇因病卒于北京,萬歷皇帝親賜他安葬于平則門外二里溝的滕公柵欄。幾年之后,另一個外國傳教士將利瑪竇在中國期間所寫的日記整理翻譯成了一本書,取名為《基督教遠征中國史》,書里介紹中國的風土人情,據說孟德斯鳩看到后直夸中國是人間天堂。

 

但人間天堂只是其表象,實則大明王朝的統治已經如同空中樓閣,搖搖欲墜。

 

就在利瑪竇進入中國的時候,大明王朝對外封鎖及其嚴格,除了使節之外很難進入。不過在帝國光輝所沒能照耀到的地方,一艘艘遠洋貿易的航船卻在悄悄靠近,想要把中國編織入全球貿易的網絡之中。

 

大航海時代由此開啟,兩個文明迎來了交棒的時刻。一個憑借遠洋貿易、堅船利炮,在全球進行血與火的掠奪;另一個沉溺在八方來朝的喜悅當中,繼續做著天朝上國的美夢。

 

明朝曾經短暫開放過幾個口岸,福建漳州是其中之一。遠洋航船載著水手和奴隸,將哥倫布在美洲發現的煙草也一并帶入了中國。之后的一百多年時間里,煙草以福建、遼東、新疆、云南作為主要入口,在中國生根發芽。

 

來自西方的舶來品,很快完成了本土化。

 

煙草在基督教和伊斯蘭教被視為地獄火焰,在中國卻有著一些聽起來很文藝的名字:相思草,金絲熏,淡巴菰。

 

因為吸食之后產生的麻醉作用,它還有一個更形象的名字:干酒。

 

 

《本草匯言》記載:“此藥氣甚辛烈,得火燃取煙氣吸入喉中,大能御霜露風雨之寒,避山蠱鬼邪之氣,小兒食此能殺疳積,婦人食此能消癥痞。”

 

?

《露書》記載,煙草“能令人醉,亦辟瘴氣,搗汁可毒頭虱”。

?

 

煙草具有提神醒腦、消除疲勞的作用,迅速讓販夫走卒、商賈巨富都為之傾倒。商人和移民、士兵和水手、詩人和妓女,都充當著煙草物質用途和社會意義傳播的信徒使者。

 

不過,煙草在中國的傳播也曾經歷波折。

 

崇禎年間,皇帝兩次頒布“禁煙令”,其中一次因為明成祖朱棣年輕時被封為燕王,煙與燕諧音,食煙土者如食燕土。

 

清風不識字的年代里,犯了忌諱。

 

煙草遭遇最激烈的抵抗,主要是來自于士大夫階層。因為煙草惹得各個階層的人爭相吸食,使得身份、禮法、性別的差異全部蕩然無存,讓信奉三綱五常、尊卑有序的儒家讀書人萬萬不能容忍。

 

煙草得以消除刻板印象、從游民流向王公貴胄,是在滿清時候。

 

1644年,滿清王朝入關。

 

遼東半島是煙草傳播的主要入口,滿清王朝曾偏安于此。加之經常以游牧打獵為生,所以貴族們不像儒家官員那樣嚴苛遵守禮法的約束。早在入關之前,很多貴族就已經對煙草情有獨鐘。

 

民眾整天抽煙,皇帝也很苦惱,甚至頒布嚴酷刑法,阻止煙草的消費,“凡紫禁城內及凡倉庫、壇廟等處,文武官員吃煙者革職,旗下人枷號兩個月,鞭一百。民人責四十板,流三千里。”

 

堪稱史上最嚴控煙管理條例。

 

但隨著滿清帝國的統治逐步式微,“控煙令”最終成為一紙空文。民間開始廣泛種植,多地出現“種煙者十之七八,種稻者十之二三”的情況。

 

隨著消費群體的的逐步擴大,煙草漸漸發展成為了一種成熟的貿易,將諾大中國盡數編織入銷售網絡之中。

 

清朝時期,大部分煙草貿易均把持在大商幫手里,其中不乏紅極一時的晉商、徽商等。他們牢牢把控著煙草的生產與流通,將不同價格的煙草打入社會各個階層。

 

在富人、旗人聚集的主要場所,有著專門提供優質煙草的專賣店;窮人們則在集市里吸食廉價煙草。機智的商人們,甚至在集市提供出租煙袋服務,以便讓消費者可以當場吸食——老祖宗們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玩起了零售、共享、下沉的生意。

 

煙草還構成了政府的重要財源。

 

作為福建、江西一帶煙草流通樞紐的北新關,一年內兩省的煙草流通總量可達180噸,稅收白銀超過五萬兩,占據一年稅收的近30%。1764年,因為福建煙草收成不好,導致北新關貿易稅收大幅度下降。

 

在商人的推動下,煙草經過層層流轉,進入各個地區階層。自此九州盡是煙火氣,偉男髫女,不人不嗜。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幾千年的封建王朝統治雖然結束了,但此時的中國依然遭受著西方列強的欺壓。民族獨立使命猶在,為了尋求新的治世路徑,一代代人展開了漫長的摸索。

 

此時西方諸國,多數已經完成了資產階級革命、兩次工業革命,利用堅船利炮徹底扭轉了東西的天平;一個緩緩墜落,另一個冉冉升起。

 

然而,多數國人對時局毫無所知,異域傳來的煙草花朵卻依舊艷麗異常。

 

不知孫中山者多,不知煙草者少。

 

實業救國

 

20世紀初,中國身處風云詭譎的局勢之中。侵略者野蠻掠奪,軍閥你方唱罷我登場,社會動蕩,社稷飄搖。

 

混亂之中往往誕生巨大商機。

 

詹姆斯·布坎南·杜克是英美煙草公司的掌舵者,據說他精力旺盛、經商天賦異稟,30歲就戴上了煙草制造之王的桂冠,一生中收購的公司超過250家,是實至名歸的商業巨擘。

 

杜克率先使用機器生產卷煙,利用先進的生產方式賺得盆滿缽滿,而后利用廣告戰完成市場教育;面對競爭,又用價格戰打得對手猝不及防。

 

1889年,杜克與對手們握手言和,合資成立英美煙草公司,并順理成章地成為掌舵者。

 

1902年,英美煙草公司進入中國掘金。

 

巨頭來到中國,主要陣地選在上海——彼時的上海,是連接東西世界的重要樞紐。

 

不同的社會習俗、生活方式、社會認知,在這里彼此滲透、碰撞。外資、民企、政府、租界、黑幫,層層勢力盤根錯節,每天都在上演著一場場魔幻與現實交織的悲喜劇。

 

十里洋場,既是銷金窟,也是掘金地。

 

憑借著技術、資本、營銷等優勢,英美煙草公司進入中國一路順利,迅速拿下超過50%的市場。

 

然而,時值中國民族情緒激烈高漲,華資煙草品牌也如雨后春筍般冒頭,其中的佼佼者,當屬簡氏兄弟成立的南洋兄弟煙草公司。

 

國家危亡之際,救亡圖存,開辦實業,本是殊途同歸。

 

1905年,南洋兄弟煙草在香港的一家舊廠房誕生,十年慘淡經營,一度瀕臨倒閉。

 

當時,英美煙草公司擁有絕對的話語權,每年在中國攫取的利潤近億元,他們與多家煙草經銷商約定,不能銷售別家貨物。在南京、鎮江、蘇州一帶,英美煙草公司幾乎控制了十分之九的煙攤。

 

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發展遇挫,英美煙草公司把握戰機,雙方先后進行了三輪判斷,英美國家煙草公司想要將其收入囊中。

 

那段時間,簡氏兄弟每日郁郁寡歡,在彼此交往的書信中,多次磋商被“空山”收購事宜。“空山”是簡氏兄弟的切口,代指“英美煙草公司”,空山不見人,意指有鬼。

 

但簡氏兄弟堅信中國人應該抽中國煙,被外資收購,民族再難有振興希望。這也是當時民族資本工商業的普遍心態,他們利用孱弱的實力,與巨頭們周旋、抗衡。

 

1919年,南洋兄弟通過改組,將公司規模擴大,推出“飛船”“地球”“三喜”等多個品牌,與英美煙草公司拉開了架勢。

 

英美煙草公司火速應戰,推出“白刀”“大山”等品牌打擊南洋兄弟煙草。杜克還使用其一慣的手段,豎起了價格戰和廣告戰的大旗。

 

外來巨頭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污蔑南洋兄弟煙草為日資企業。當時國人經歷了甲午海戰,傷痛猶在。在激烈的民族情緒渲染下,南洋兄弟煙草公司身處險境。雖是無中生有之事,但南洋兄弟煙草不得不重視,他們親自給廣州工會寫公開信,斥責外資品牌狼子野心。好在中華國貨維持會出面澄清,多家商號、學校紛紛聲援,南洋兄弟煙草公司才免遭浩劫。

 

除此之外,英美煙草公司還慫恿經銷商積壓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的貨物,待到發霉之時售出,以此扼殺南洋兄弟煙草……諸多行徑、不勝枚舉。

 

在對抗過程中,簡氏兄弟想盡一切辦法反擊。

 

國家罹難,大打愛國牌是當時華資品牌的慣用手段。簡氏兄弟打出“中國人抽中國煙”的口號,甚至推出“愛國”“長城”“大聯珠”等品牌,以此回擊英美國家煙草公司。

 

除此之外,慈善也是另一項重要策略。1931年,時值江蘇、安徽水災,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組織獨立救援機構前往久遠;此外,每售出一箱煙就捐款3—8元,在災區興建學校。

 

利用公益活動塑造品牌影響力,南洋兄弟此舉非常“拉好感”。如今,模仿者甚多。

 

然而,到了1927年之后,政策卻成了一道絆腳石。

 

彼時,國民黨在上海的統治日趨穩定,對國內煙草公司實行50%的稅收政策,許多國資香煙品牌茍延殘喘,只能坐等倒閉,南洋兄弟煙草公司亦遭受重創。與此同時,英美煙草公司的在華銷售量屢破新高。

 

1933年,蜚聲文壇的茅盾出版長篇小說《子夜》。

 

小說以30年代的上海為背景,講述了兼具野心和手段的民族資本家吳蓀甫興辦實業,與多方勢力進行博弈,最終破產的故事。吳蓀甫是當時眾多本土實業家的寫照,他們的實業救國之路歷經曲折,最終大多成了鏡花水月。

 

在小說中,吳蓀甫對自己的表親杜如齋說:只要國家像個國家,政府像個政府,中國工業一定有希望的。

 

吳蓀甫說完此話不久,自己的公司就破產倒閉。那時候的人任憑滿腔熱血,卻終究逃不過時勢。所以現在的企業家,說感謝黨,感謝政府,都是真心話。

 

距離《子夜》出版的四年后,南洋兄弟公司在中外資本與政府的聯合絞殺下,最終落入四大家族之手。

 

南洋兄弟煙草公司與英美煙草公司的30年纏斗歷史,就此告一段落。而民族資本家的實業救國夢想,也隨著抗戰的全面爆發,徹底湮滅在連天的炮火里。

 

中國人自己的煙

 

1949年,新中國誕生,百年以來的屈辱歷史就此翻過,國家迎來新的發展時刻。

 

但在建國初期,新中國政權尚需鞏固,外資、私企、民營企業正處于歷史過渡時期。卷煙行業的發展亦是不順利。

 

毛澤東曾向食品工業部部長楊三立抱怨中國香煙質量不夠好,“現在做的紙煙質量總比外國人制造的要差,要拿點好煙招待外賓,但紙煙兩面沒有中國字,都是外文,很不好。要一種較好的煙出來,不用一個外國字。”

 

回到上海的楊三立便讓宋裕給主席特地稍了幾條“華東公營飛馬”牌香煙,請主席試抽,結果主席十分滿意。主席批示:所有政黨人員一律不要用外國及外商的紙煙,亦最好不吸私營紙煙。

 

“國營煙廠是人民的煙廠,人民應該吸食自己的香煙。”一場對外資、私營卷煙廠的改造由此拉開大幕。

 

1951年,《專賣事業條例(草案)》和《各級專賣事業公司組織規程》頒布,“卷煙用紙”也被納入國家專賣品范圍。至此,國營煙草成為主流趨勢。

 

隨著計劃經濟的開啟,煙草消費也演變為配額供給制,僅僅有錢是買不到的。之后文革爆發,卷煙企業和煙草收購部門被下放地方,煙草行業一蹶不振。

 

1979年,被打為右派得以平反的褚時健開始執掌玉溪卷煙廠。

 

剛剛經歷十年動蕩,煙草行業管理混亂、效益低下;當時的計劃外煙草工廠發展到近400家,僅僅因為庫存積壓,每年削價處理的損失就高達上億元。

 

褚時健剛剛到玉溪卷煙廠,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因鍋爐發生故障,導致全廠的生產力減少一半。這可急壞了褚時健,當問及工人需要多久修好時,工人給了他足夠大的面子,上任廠長在職時鍋爐修了48天,您來了只用40天就能修好。

 

一向雷厲風行的褚時健親自上馬,指揮工人耗時三天半就修好了鍋爐,生產恢復,員工歡呼。

 

這也暴露出了當時企業的主要問題,缺乏管理、設備陳舊、人心渙散、工作效率低下,當時的玉溪卷煙廠只能生產低檔次的滯銷品,本來一包20支的香煙,經常出現少一兩支的情況。

 

褚時健隨即進行了一場大刀闊斧的改革。

 

通過設備調試,減少煙葉浪費,提高產煙質量;修建宿舍樓,為員工謀福祉,凝聚人心;人事改革,獲得任免權等……在多重改革制度落地之后,玉溪卷煙廠逐漸走出低迷期。

 

眼看煙廠發展越來越好,褚時健這時卻被一個美籍華人的話扎了個透心涼;“你們云南人,夜郎自大,總以為自己的煙葉質量好,其實與美國的相比,根本不算好。”

 

員工們十分不服氣。1958年,國家煙草主管部門對全國煙草進行評鑒,在河南烤煙已經拿到滿分100的情況下,云南煙草拿到了108的成績。

 

但這句話或許只有褚時健一人聽進去了。

 

1984年,褚時健帶領一眾技術人員,跑去美國取經。也正是這一年,袁庚在深圳蛇口,打出了時間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錢的條幅。

 

每個時代都不缺有魄力的企業家。

 

取經回來的褚時健徹底認清了粗放式種植的煙草與國際品牌之間的差距,隨后制定出了“第一車間”的戰略。待到1987年時,玉溪卷煙廠旗下已經擁有120萬畝煙草產業基地,80%以上都是中上等優質煙草。

 

到了90年代,曾經瀕臨倒閉的玉溪卷煙廠已經躍為紅塔山集團,打造出了眾多與三五、萬寶路并駕齊驅的品牌。當時,煙廠的利稅接近300億元,如今的“宇宙第一房企”萬科當時的營收僅為20多億元。

 

正在紅塔山集團如日中天之時,距離退休僅一步之遙的褚時健因為貪腐獲罪。三年牢獄生活(原判處有期徒刑17年,2002年因糖尿病保外就醫),出來之后已是物是人非。而隨著“褚橙”的暢銷,褚時健再一次回到眾人眼前。

 

2015年,褚時健在一封自述中稱,希望別人談及自己的一生時,無需褒獎,只希望會說上一句:“褚時健這個人,還是做了一些事”。

 

斯人已去,千秋功過,更與誰人評說。

 

問世間煙為何物

 

煙草,是隱形的殺手。

 

2005年,38歲的加拿大導演雷特曼推出自己的第一步劇情長片《感謝你抽煙》,片子因為犀利的諷刺意義,獲得金球獎兩項提名,雷特曼也因此一舉殺入好萊塢。

 

在電影中,主人公尼克是煙草公司的代言人。他的日常工作是利用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勸告人們抽煙。尼克僅有的兩個朋友,一個來自釀酒行業,另一個來自軍火行業,三個人周末聚在一起,互相比較誰所在行業的致死率更高。

 

如今,人們都知道吸煙有害健康。但事實上,煙草在中國從“靈丹妙藥”到“殺手”的認知轉變,經歷了一個漫長的祛魅過程。

 

煙草傳入中國的初期,人們一度將其視為仙藥。那時候車馬很慢,青樓不叫青樓,叫“花煙間”,落魄文人們經常跑到花煙間,拿出煙草與小姐姐們分而食之。因為其具有特殊的陶醉效果,淳樸的古人一度認為其有某種不可描述的作用。

 

清朝時期,一個叫厲鄂的詩人在杭州去世,死因不明。但他生前熱情地推崇煙草,直到逝世前一年,還因肺部疾病不能繼續抽煙而悲傷不已。

 

當時中醫雖然推斷吸煙和疾病有著某種關聯,但也只是隱約地猜測,難以明證。一些市面上流通的“養生”手冊,告訴人們要節制消費煙草。

 

煙草的真正危害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才被清晰認知。

 

當時有醫學文獻將煙草與癌癥聯系起來。煙草雖然具有提神效果,吸食可以獲得某種精神層面的滿足,但煙草燃燒過程中產生的多種物質,足以致癌。

 

到今天為止,全世界煙民人數已經超過十億,中國煙民人數占據其中的三分之一,中國每年因為抽煙引起致死的案例超過百萬。

 

人們義無反顧點燃熱情的火種,然后如飛蛾撲火般涌入。

 

作為同一時間傳入中國的作物,玉米、紅薯、馬鈴薯都對中國的人口產生了實質性影響;但煙草成為例外。作為例外的煙草,建立的影響力卻絲毫不亞于糧食作物。

 

在發展的過程中,煙已經成為了一種重要的文化。

 

1936年,留學歸來的徐志摩寫了一篇《吸煙與文化》的文章,發表在報紙上。他追憶著牛津、劍橋煙霧圍繞的沙龍,認為這樣的氛圍培養了一大批偉大的政治家、藝術家、學者和詩人。他還提倡中國大學應該引進一點“抽煙主義”。

 

此時,普通市民吸食香煙仍以煙袋為主,像徐志摩一樣吸食香煙的人并不多,新的吸食方式某種程度上代表著新潮思想。所以,哪怕煙草已經完成階層僭越,但仍舊能將不同人群區隔開來。

 

等到香煙完成普及,人人皆可購買、無差別化吸食之后,一套新的消費主義邏輯又出現在人們的腦海當中——“混的不如人,抽的哈德門”,即是戲謔之詞,也是消費主義對群體產生的分隔。

 

此外,煙草還扮演著社交潤滑劑的角色,各個年代均是如此。

 

日常生活中,互相交換香煙并且一起吸食成為男性維持社會關系的重要方式。在相當長的時間里,香煙是“走后門”的禮單必備。到今天為止,在一些傳統中國人的思維里,還認為沒有什么事是一條煙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條。

 

而女性吸煙的浪潮也是從西方世界興起的。

 

上世紀60年代,美國浩浩蕩蕩的婦女解放運動興起,廣大婦女們為爭取權利而高聲呼喊。她們為了體現與男性的平等地位,將香煙視為“自由火炬”的象征。

 

朋克教母帕蒂·史密斯將自己手拿香煙的照片用作專輯封面;寫出《第二性》的西蒙·波娃整天和薩特一起吞云吐霧;香奈兒的創始人手上拿著香煙的同時,告訴人們什么是時尚。

 

只是,象征著自由的火炬燃了又燃,女權運動至今未能完全打破性別的藩籬。

 

香煙當前已經延伸出了階層、性別、身份、社交的意義,加之獨特的成癮性,已經超越了尋常作物。所以當煙草被現代醫學解構的一覽無余、露出魔鬼面龐之后,人們仍舊對此趨之若鶩。

 

由于具有廣泛的受眾,煙草交易的背后形成了一個煌煌的商業帝國。

 

當前,我國煙草利稅已經超過萬億。翻開中國煙草總公司的業績清單,其利稅相當于四大行加上阿里、騰訊、百度的總利潤之和。2018年,中國煙草利稅占據全國財政收入的十八分之一。

 

截止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國家強制全面控煙;歷史上戒煙的法令也多是抽刀斷水之舉,難達其效。

 

閃爍的火星背后,是一個錯綜復雜的利益蛋糕。

 

電子煙來了

 

韓力從噩夢中驚醒,渾身直冒冷汗。

 

在父親因為吸煙死于肺癌之后,韓力就決定戒煙。為了戒煙,他在睡覺時把尼古丁貼片貼在身上,但長此以往,不但沒能戒煙成功,還導致一系列副作用,睡眠質量變得越來越差,經常從夢中驚醒。

 

2003年,藥劑師出身的韓力決定自己動手,打造了一款號稱可以戒煙的產品——如煙。這也是世界上第一個電子煙品牌。

 

如煙一經上市,就主打戒煙口號,一時獲得大批煙民擁躉。如煙創造了一個銷售的神話,2005—2006 年的一年時間內銷售額就將近10億元;2008年,如煙售出超過30萬支電子香煙,并且在香港上市。如煙股價最高時達到116港元,市值近1200億港元。

 

但如煙采用的煙油霧化技術,仍然含有尼古丁,所以戒煙也只能算是一個噱頭。過于高調的宣傳最終為日后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吸煙健康”“吸著吸著就戒了”,如煙顯然達不到這樣的作用。2006年,央視劍指如煙戒煙的廣告詞涉嫌虛假宣傳,隨后自帶流量的打假斗士王海又公開指控如煙七宗罪,隨著輿論的廣泛傳播,如煙銷量大減。在日益嚴趨的競爭背景下,如煙每況日下,不得不“賣身”帝國煙草公司。

 

最終,“如煙”果真如煙一般湮滅在歷史的塵埃里。

 

電子煙的發展一波三折,始終未能破圈。直到2018年奧馳亞集團128億美元收購Juul35%的股份,Juul員工獲得人均130萬美元股息獎金的消息傳出,電子煙市場被徹底引爆。

 

而在大洋彼岸的中國,電子煙市場在2019年迎來了太多涌入者。

 

2018年6月,RELX悅刻融資3800萬元的新聞引爆了國內電子煙市場,隨后一大披明星創業者紛紛涌入。老羅來了,同道大叔來了,“撕蔥”也留下了自己的身影,一個新的賽道正在形成,千煙大戰,人馬嘶鳴。

 

每一次消費習慣的更迭,都意味著巨大的機會,總有追逐浪潮的人,不會讓機會從眼前滑過。

 

在煙草發源地的美國,電子煙的使用比例占據13%;而中國的電子煙比例尚不足1%。如果按照中國煙草總公司的萬億營收計算,中國的電子煙市場將會超過千億,且隨著消費方式的改變,不斷攀升。

 

但海市蜃樓之下,電子煙究竟是善是惡?

 

2018年2月,英國公共衛生部(Public Health England PHE)發布了一份關于電子煙的調查報告,報告的執筆者包括KCL、UCL、QMUL等多個權威機構。報告顯示,電子煙比普通香煙減少了95%的危害性,鼓勵吸煙者改抽電子煙。

 

傳統香煙在吸食過程中,因為燃燒會產生大大小小70多項致癌物質,而電子煙在保留尼古丁的基礎上,大大縮減其中的致癌因子。

 

在兩害相比取其輕的邏輯下,電子煙未來或許能成為吸煙者的“良藥”。

 

但電子煙并非絕對安全,煙油除了尼古丁外,添加的香料經過高溫加熱,是否會產生新的致癌物質,仍舊需要時間來給出答案。

 

電子煙身在迷局之中,行業也是層層迷霧。最近一段時間,美國已經發生多起吸食電子煙致死事件,目前部分專業人士給出的結論為煙油中被添加了大麻,但權威的調查報告仍未給出。

 

行業估計,今年年底國內電子煙的監管條例將會出臺。煙草過去作為國家壟斷行業,電子煙的誕生能否分下一杯羹,還需要靜待政策。只要政策一天未落地,電子煙依舊身份未明。

 

上個世紀,煙草大王杜克曾在獲悉卷煙機發明成功后,立馬翻開地圖冊,尋找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擁有4.3億人口的中國令他眼前一亮,他堅定地說“這是我們將要銷售卷煙的地方”。

 

百年之后的今天,國外電子煙企業Juul高調宣布入華,外國煙草公司再次將目標瞄向了中國,但在本土化品牌愈演愈烈的激戰中,Juul能否站穩腳跟尚不可知;而電子煙能否取代傳統香煙,掀起另一場抽煙方式的革命,目前亦難有定論。

 

五百年的煙草傳播史,是一部全球貿易流通史,而煙草是最廣泛、有效的掘金手段之一。

 

歷史沉浮,身逢不同時代的人們,有著怎樣的幸運與不幸,如今多半無從知曉,但可以肯定的是,煙草曾經帶給一部分人精神上的歡愉,哪怕只是片刻。

 

有人說,癮品貿易盛行于一個饑渴心靈取代了饑餓肚皮的時代。但五百年來,任由鼻煙、水煙、煙袋、香煙、電子煙不斷更迭,社會總財富急劇膨脹,人們至今都未能砸碎尼古丁桎梏在身上的鐐銬。

 

點點火星,明明滅滅,這是全球近10億煙民的日常。

 

部分參考資料:

[1].《中國煙草史》,班凱樂著,2018.

[2].《上癮500年》,戴維·考特來特著,2014.

[3].《毛澤東與新中國煙草業》,檔案春秋,2015.

[4].《褚時健傳》,周樺著,2015.

 

1.微媒體聯盟將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作者來稿可能會經微媒體聯盟編輯修改或補充;3.微媒體聯盟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其法律責任。本站內容除非來源注明“微媒體聯盟(微媒體快報)”,否則均為網友轉載,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

網友點評
pk10大小走势软件